欢迎访问紫阳县教体局网站首页! 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今天是:
您当前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师生园地 / 教师园地
文子仪与双桥
浏览次数:1877作者: 程荪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08 10:37

双桥镇位于紫阳县东南部,大巴山北麓,汝河上游。明代属清水里。清代属东乡双河塘铺。民国时属双许乡。1956年命名为双河区,1983年改称双门区(取东西土门垭之意),1997年撤区并乡改为双桥镇。黑水河、条沙河、赵溪河、竹溪河、大南河、小南河六条河流汇聚成东河,东河和西河交会后成为汝河,汝河注入汉江。东河和西河交汇处地势平坦,人们逐阳临水而居,东河两岸住户密集,清代成为集镇,因为有两条河,当时以三十里为一塘,故称双河塘。东河向阳,居民都分散在东河两岸,东河是由六条河汇聚,每逢雨季山洪暴发,浊浪夹杂石头滚滚而来,声震数里。东河两岸居民,相望而不可渡水往来,诸多不便。文子仪于民国二十三年(1934)年在东河上修建单孔石拱桥,西河修建木廊桥。从此双河汇聚处,两岸三地交通往来,不受天气限制。

文子仪本名文德元,东河上游六河中的小南河吴家湾人,未曾入学读书,以务农、割漆、背脚(人力运输)为生。饭量特大,酒量尤甚,江湖人称“文八壶” ,膂力过人。六道河毗邻八道河(现在的界岭),境内大山耸峙,林木茂密,峡谷幽深,路径曲折,历来为大小股土匪出没之地。民国十八年(19294月川陕巨匪王三春部下辜营长率部从岚皋方向窜来。劫掠洄水湾、双河塘、高桥、高滩、红春坝、汉王城等地后去镇巴。在抢劫双河塘时有小股匪徒到六河境内抢劫,文子仪路遇匪徒二人,因痛恨土匪杀人放火抢劫财物,尾随土匪,当时没有武器,文子仪在路边树林里看见一棵门骨丁树,随手掰下“鸡垮子”扯掉枝叶,作为武器追上两个土匪,抡起木棒猛击,将两个土匪毙命于棒下。遂以勇猛闻名于六道河。

当时不少地方组织大刀会反抗官府,拒缴粮款;但也有少数歹徒假借大刀会之名,行奸淫掳掠、扰害百姓之实。高桥大刀会小头目诸葛丹(在大刀会里人称诸老师)从六道河路过,听说了文子仪的威名,于是强邀文子仪入伙。诸葛丹会拳脚、画符,自称刀枪不入。文子仪在其部下不久,发现诸葛丹所作所为与土匪无异,便与众兄弟秘议,要杀死诸葛丹为民除害,因文子仪勇猛,兄弟们推举文子仪充当杀手。文子仪用三天时间将马刀磨的锋利无比,乘诸葛丹熟睡之时潜入卧室,发现诸葛丹睡觉睁着一只眼,想到诸葛丹会画符,平日里表演的刀枪不入,害怕杀不死他,迟迟不敢动手,转念一想睁着眼睛看着他醒来也不会放过他,于是恶向胆边生抡起马刀,尽力砍去,将睡梦中的诸葛丹砍成两截。杀死诸葛丹后,文子仪解散会众,回六道河种地。

回家后,保长刘伦山听说文子仪将刀枪不入的诸老师都杀了,敬佩其勇猛,遂邀请文子仪就任六道河民团队长。就任民团队长后,文子仪先和八道河的民团陈三团长一起,打跑了钟人杰驻双河摊派粮款的驻军;后于民国二十年(1931)年同高桥的徐贯之合谋,围击韩世昌部下于高桥,夺得枪50于支,声威大震,于是升任双河民团团长。从此拥兵自重割据一方,不向县政府交税,少量差人来双河收税,文子仪率人打跑,政府派县自卫队前来,组织百姓驱逐出双河。政府也奈何不了文子仪。任由文子仪在双河塘自治。文子仪用严杀维持社会治安,正可谓乱世用重典。大到拦路抢劫的强盗,小到拿人一针一线的小偷,文子仪知道后,都杀无赦。当时常有外地商人结伙到六道河一代做鸦片生意,称为烟帮。有五个烟贩从四川翻界岭到六道河,在界岭的大梁上被抢,烟贩只好到文子仪家登门求救。文子仪说“你们不要走,不出三天,我把抢匪捉来杀给你们看”。第三日,文子仪果然捉来三人,当着烟贩的面将三名拦路抢劫的强盗杀死在六道河刘家院子。有个农民偷了邻居一张簸箕,也被砍了头。文子仪在任民团团长期间,上至界岭大梁,下到汝河嘴,极少有抢劫事件发生。同时文子仪对部下也能严加约束,使得侵害老百姓的事情发生的较少,故能得到农民和商旅的拥戴。成为民众心目中的英雄。

民国二十二年(1933年),文子仪在双河塘大摆筵席,恭贺“德政”,名曰“德政酒”。紫阳、岚皋两县政府派专人前来恭贺,安康督查专署也送来金字匾额,上书“惠及商旅”四字。文子仪出生农民,家中时佃户,颇知农民生活的艰辛,得势后不买田地,不置家产,只与手下人大吃大喝。对于县政府所派粮税也抗拒不交。民国二十三年(1934),紫阳县政府派邓某到双河塘接洽税收问题。文子仪的干亲家、民团副团长陶秉恒想染指此事,企图从中渔利,怂恿文子仪答应,不能抗拒政府,文子仪不听,于是各自心存芥蒂。某一日西河罗家宴请文子仪与陶秉恒,双方在酒席上拼酒,陶秉恒又提起收税一事,文子仪坚决不允许县政府在双河塘收税。陶秉恒借酒发牢骚说“这么个小事,亲家也不赏脸。你亲家爱杀人,总不能连我也杀吧。正数我们陶家人你也杀不完!”文子仪听后拍案而起骂道:“我就要杀你这没良心的杂种!”马上将陶秉恒推出去杀在罗家院坝边。当夜文子仪带领人马将陶秉恒在双河的族人杀掉,仅有一人逃脱。

文子仪手下团丁大多数为临时征集的农民,无事都回家生产。职业性的只有几十人,且无薪水,吃住都在文家。农忙时帮文子仪开荒种地,遇有要事时又是文子仪团练中的骨干。文子仪留心地方公益,东河西河每逢河水暴涨,两岸居民咫尺不能相渡,只得望河兴叹。文子仪于民国二十三年筹资,组织人力跨东、西河修桥,东河河岸较低,河面宽阔,文子仪命人用河里的麻古石,凿成石条,石灰和糯米汤搅拌,作为石条的粘合剂,修成单孔石拱桥。当地修桥多在桥靠上游的地方镶嵌龙头,下游镶嵌龙尾,意为吞水龙王,以镇水患。东河桥在修建的时候没有做成吞水龙王,文子仪住在东河上游的小南河,做成吞水龙王吞了六河的水,文子仪认为不吉利,于是做成了一条鲤鱼,鱼头向着上游六河,鱼尾向着下游,就像一条逆流而上的鲤鱼,越过龙门就会腾跃成龙。修桥时文子仪大病一场,为了赶工期,他命令手下李文卿督工,于次年六月竣工,文子仪还在鱼尾巴上挂了一把宝剑,说保双河六十年好运,举行通桥仪式,文子仪亲自踩桥挂剑。西河两岸河岸较高,河面狭窄,便用木头搭在西河两岸上铺木板,桥面又起立柱,顶盖灰瓦,建成可供过桥人休息的廊桥。于是双桥横跨双河,连通两岸三地,往来交通居民称便,福泽桑梓。

民国二十五年(1936年)十月,国民党第五十一军刘茂恩部在川陕边界“剿共”返陕,途径六道河的赵溪河境内。16名掉队的士兵夜宿赵溪河,文子仪的手下兰国成知晓后,觊觎掉队士兵的枪支,带人乘其夜宿,杀死掉队士兵15名,一人逃脱往紫阳军部告状。刘茂恩立即派出一连兵力前往双河抓捕文子仪。1029日晚上包围双河塘,文子仪在六河位于小南河的小城寨,捉住文子仪的师爷、侄女婿阮连三,怕走漏风声,由阮连三带路乘夜色进六道河围捕文子仪,拂晓抵达文子仪居住的小城寨,放了三颗照明弹,把小城寨照的如同白昼,文子仪拔枪而起,准备拼个鱼死网破,小老婆劝其放弃抵抗,覆巢之下岂有完卵,给妻儿老小留下一条生路。于是文子仪束手就擒,当即押往紫阳。文子仪被捕后,曾有不少受过文子仪恩惠的商人联名保释,未获允许。后押往西安受审,不久被杀于西安市郊区三桥镇。文子仪死后双河土匪蜂起,仅文子仪家就被抢过九次,到民国三十六年(1947年)胡宝玉任双许乡代理乡长时,枪毙了李文卿、陈直卿、胡翰昌等人后,才稍平息。

双河的水静静地流淌,西河的木廊桥抵不过岁月风雨的侵蚀,1983毁于洪灾,退出了历史舞台,现在双桥镇中心学校在原址修建了一座水泥桥,成为学生上学的主通道。东河的石拱桥依旧魏然而立,见证了文子仪的兴衰,继续为两岸人民奉献着它的使命,镶嵌在桥中的鲤鱼依然清晰可辨,挂在尾巴上宝剑早已锈蚀不见,这条鲤鱼就像文子仪一样终究没有越过龙门,腾跃成龙,困在桥中继续修炼。(作者:双桥镇中心学校  程荪

 

 

 

上一条: 十月•最美的遇见在京津
下一条: 师者

主 办:中共紫阳县委 紫阳县人民政府 站点地图
承 办:紫阳县人民政府信息中心 备案编号:陕ICP备06000520号

联系电话:0915-4421637 邮箱:zyzfwz@163.com
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 网站标识码:6109240032

陕公网安备 61092402000108号